• 点滴真情

    2018-09-14

    明天就要中考了,作为应届生的小兰复习一天,脑袋里满是公式,定理。十点半晚自习的铃声一响,他飞快的跑进车棚,跨上车子向家的方向驶去。“还是有一道数学题不太懂诶!”是用平方差先验证出正方形面积相等?然后呢?唉,明天就要考试了!原来会的东西,现在什么都忘了!当个学生,难啊!”一阵冷风拂面而过,他的牙齿直打战,手臂上满是鸡皮疙瘩。今晚月亮不肯露脸,街道冷清,即使是有行人也不敢多逗留一会儿,灯光惨白,无力的...

  • 城里乡下

    2018-09-12

    小王是村里唯一一个有出息的青年,从小就有志气,这不,刚升上科长就来接父亲老王去城里住,街坊邻居都是羡慕不已,都说老王家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是,老王的心里却是千般不愿意,因为他老是惦记乡里的街坊邻居,更惦记着家里几亩田地,说什么也不肯跟小王去城里。终于,在小王的再三恳求下,可算把老王请到了城里,这刚一进小区,老王就开始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张老脸像打了褶皱似的笑开了花,见到一个人也不管小王认不认识就...

  • 极度妄想

    2018-09-06

    我叫李应杰,一个一无所有的失败者,就是那种既没有特别优秀的父母,小时候不认真听课,长大了什么都不会,连女朋友都没有的超级穷屌丝。毫无疑问,我这样的人,几乎谁都瞧不起,甚至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不必为过日子而担忧,找到一份好工作,能有一个像样的家和妻子,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痴心妄想。想想也是好的,我总是幻想着自己很有钱,住着一辆大房子,有着一个大车库,里面...

  • 光阴的故事

    2018-09-01

    你有喜欢的男孩子吗?我以前有,但是,我现在已经把他丢掉了。我曾经喜欢他了四年,不过,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吧。我曾经一直都在和他追叮当猫的,因为他很喜欢。现在呢,我只喜欢柯南,因为,我喜欢我自己。很多人都说我特别厉害,你喜欢的男孩子不要你了,你一点儿也不难过,还是你没有我们你想象中的那么爱他。我低下头没有说话,避开了他们的眼睛,走出了这间房子。我知道这种爱情,不会属于我。一个人背着吉他在等公交的时候看...

  • 有那么的一道光,你越靠近她,她越会放出刺眼的光;有那么的一道光,你越捕捉她,她越远;有那么的一道光,你看见她就不自觉的走进。理想的光芒,就是这么的耀眼遥远。照进你的心里,他带了冷暖。不逃避,紧紧地靠近心里的角落,住进了,就难以离开。这是一道春天的光芒,射到你幼小的心里,播种,培育。“哈哈,冉冉你有没有什么愿望啊?”冉冉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戴着口罩。看着戴着口罩的看着她的我,微笑:“我希望可以像窗外的...

  • 也许,未来

    2018-08-30

    我是谁?我在哪?我应该去哪里?被无尽黑暗所包裹着的可怜生命,祈求上天给予一道光,让我找到一条属于我的路。猛然惊醒,入目的依旧是苍白的天花板。不知在这个世界苟延生存了多久,却依旧不适应。羸弱的身子,如同水晶玻璃一般,一触即碎。瘦弱的双腿,像两根晒干的木条,轻轻一折便支离玻碎。近乎透明的指尖,生怕下一秒就会消散,空洞的眼神,就像灵魂即将逝去。我从未出过这扇门。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甚至没有细菌来陪伴。我尝...

  • 芭蕾男孩

    2018-08-19

    晚秋的风打落在与刺凉缱绻的阴天。这一天,小男孩又来了,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缓慢地从遥远的家走到公路上的巴士站,不幸的是,箱子被收拾的很凌乱,粉红色芭蕾纱裙的半边被夹在了箱子外边,暴露在砭骨的寒风里。因此,巴士站早候着的三个男孩看见了他和他那装着芭蕾的箱子,于是开始嘲笑、轻蔑,他们漫不经心地走到小男孩面前,用冷酷的眼神肃杀着,像是在说:“哈哈哈,你们快来看,怎么会有一个喜欢芭蕾的男生啊,真像个女生。”...

  • 蝴蝶花开

    2018-08-11

    “啊,啊,啊……”伴随着一阵啼哭,一个额头上带着蝴蝶状的紫红色胎记的小女孩诞生了。出生没几天,父母便为小女孩取名为沐沐。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沐沐额间的蝴蝶胎记也渐渐变得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引人注目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小沐沐已经四岁,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刚到学校,见到新的小朋友时,沐沐还很开心,很高兴,恨不得和每个小朋友都打个招呼。起初,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和沐沐玩的很好,大家也都认为沐沐的蝴蝶胎...

  • 梦房

    2018-02-26

    入梦那时的我就像是一个在风雪交加的冬夜里四处流浪的寻找着一个可以提供温暖的地方的乞丐。在我快冻死的时候,我的前方跳动着微弱的光芒,尽管有点微弱,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光芒的渴望,因为它是那样的温暖。我缓缓的靠近那个散发着温暖的光芒的地方,那是一个在风雪之中如寒梅一般挺立着的一个房子,在这白茫茫的天地之间孤独而又傲慢的扎根着。房子的门缓缓打开,从房子里走出一个年轻男子,他冷漠地看着我在风雪的摧残下摇摇欲...

  • 2018-02-25

    当天刚露出一抹鱼肚白时,赛丽娅就慌慌张张地爬起了身,她有很多活儿要做,从地下室到阁楼。坦白地说,她是伯爵庄园里最勤快的——也几乎是唯一勤快的女仆了。“噢,赛丽娅,你这个懒骨头!快给我把柴火拾齐全了。”掌勺的大婶骂骂咧咧地喊着,她一边肆无忌惮地指使着赛丽娅,一边赖在床上咂着嘴儿回味着刚刚的黑甜梦乡。“好的,好的,我马上来。”这个可怜的姑娘来不及扎好她的双辫,便轻车熟路地背上了拾柴火的筐子来。等她气喘...

  • 我是一个独自徒步远行,想要穿过这一片茫茫大漠的旅人。同所有的人一样,我的水在接近半途时便已喝得干净,一滴也不剩余,万般无可奈何下,我只能拖着麻木的双腿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意识恍惚的只有那干得几乎要冒烟的喉咙与双腿隐隐的疼痛还提示着我尚存于人世。最后我终于跌倒在地。在最后的一丝意识消散前,我嗅见了一阵桂花的清香,是幻想吧?我这样想。然而等我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是在一间小屋子里,身体的困乏与干渴早已全...

  • 2018-02-19

    陈雪茹走在马路上,抬手看手表,已经是十五点四十分了,立刻加快了脚步,她要在十六点三十分之前赶去公司签约去北京学习的合同。她是**服装公司的员工,这段时间正在和一名和自己差不多优秀的唐舒文竞争总经理的职位。最近,因为父亲生病的原因,她在医院里陪了父亲好多天,所以,她没完成公司这个月的考核,而这个月的考核对她是否能当上总经理起着决定的作用,唐舒文却完成得很出色。可这时,公司给她打来了电话,说让她到公司...

  • 你有没有见过一场雨后初晴的薄夕?她离开的那个傍晚,他在微波荡漾的湖边看过。暖黄的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在湖面上,晃眼。河山万里,周遭的一切静默得被光圈凝固下最后一段焦距。风轻轻摇曳着湖畔的柳条,他就这样静静地伫立着,好像下一刻她就会和往昔一样轻轻地从后面环保住他。奈何掌上花粟栗从未想过会和那人有这样的重逢,沉寂的岁月再次突兀的汹涌而来,试图唤醒那些掩盖的暮雪尘埃。还是寻常冬日的一天,她接到同学的一个...

  • 我的milk少年

    2018-02-19

    前记:话说,本小姐遇上了一件怪事——每当我喝牛奶时,只要一想牛奶,我面前便会出现一个戴着猫面具的少年。每当我靠近他,便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牛奶香……我将这事告诉了所有我的亲人,比如妈妈、爸爸、甚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今天,我又见到milk少年了(我给他取的名字),我将这事再一次告诉了爸爸他们,可还是没人信我。我只好无奈的背着书包上学去了。刚到学校,便看见了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娃娃亲...

  • 最后一场雪

    2018-02-19

    在纽约边缘的一个小区里,街道像发狂了般不断生长分化,纵横交错。小巷里静悄悄的,唯有青苔不停的侵略扩大着自己的领域,覆盖了整片残墙。在一栋矮墩墩的二楼砖屋内,生活着姗西和艾比两人。她们是三年前被这里廉价的房租吸引过来的。她们和这里大部分人一样,过着清苦无聊的日子。正当她们以为会平平安安过完一生时,厄运却悄然袭来。肺炎这个小家伙,东碰碰,西碰碰,很不凑巧就碰倒了艾比瘦小的身躯。于是,艾比病了。姗西在病...

  • 柳先生

    2018-02-19

    F城的柳先生还是那么规矩。一切照旧,一辆车,一套衣服,一个领带,一个人,迈着一种熟悉的步伐,踩着一条熟悉的路,嗅一种熟悉的味道,街上照样冷清,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也包容了这里的一切。年关将至,这个城市的人们依旧冷淡,像冬天的单调一般,只有一个节奏,反复的来回,这种平缓的歌曲催眠着这个城市。“又该交煤气费了,没用多少啊。”柳先生一边抱怨,一边在路上走着,也许是太寒冷了,也许是太疲惫了,...

  • “你,没事吧。”闪耀的阳光里伸出了一只手,那个少年的身影逐渐清晰,他的笑容就像这天遇见他时的阳光般的温暖。他不知道,他伸出的那只手,不只是拉起了那个摔倒的女孩,也给了那个女孩难忘的温暖。脑海里的画面又逐渐清晰,时光穿梭回了那天,她转身,在田野边的公路上,这一切是多么熟悉,风依旧掠过,那个带着笑容的小女孩,奔跑着,跑过她的身边,那一瞬间,她认出了,那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是她的小时候。她情不自禁地跟在...

  • 彼岸的花,自古以来只被有一种,就是地藏佛带到奈何边的那株曼珠沙华。——题记“呵呵,沙华,你知道吗?孟婆她说天庭已经允许我去轮回转世了,我可以去人间找你了,我可以去人间真正的看你一眼了。”奈何桥边的彼岸一位红衣女子对着一株“绿叶”,呢喃。“姐姐她说,我们不可能会相见,就算相见也会引来灭世之灾。我不信,我不相信天庭既然答应我去找你,还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亭台上,一位衣衫褴褛,布衣雪白精巧细致的女子杉...

  • 解语花

    2018-02-19

    逸清,我要走了。”他皱着精致的眉,垂下眼睑望着一身清孤,自顾自坐在几案前悠闲品茶的人,满眼复杂情绪。一阵风来,花瓣悉数飘落,落进他的茶杯。不谙世事的他终于肯抬头,望了望满树的海棠,视线扫过拉着大包小包的人儿。对视许久,两人都不言语,静静地,似是画中旖旎。又是一阵风,他理了理乱发,露出招牌式的傻笑“再等我五年吧。”径直走出门,两行泪来不及抹便被风吹干。“解语花,不谢。”逸清呢喃出口。他笑,不知道他是...

  • 王二狗

    2018-02-19

    王二狗是村里村外“远近驰名”的大傻子,据说在他母亲生他的那一夜自家房子恰好被雷劈中,导致母亲收到了惊吓,一命呜呼了。而王二狗当时只有半个脑袋从母亲肚子里出来,接生婆刘老太使劲拽了老半天才给拽了出来。刚出生,就使得自己的母亲难产去世,在封闭传统的村子里是极其不吉利的。而且呀,这老王头又是极其爱妻子的人,这下虽说是多了个儿子,可是这媳妇却没了,不免把矛头都指向了王二狗,对他是极其刻薄的,王二狗从小就缺...

  • 时光猎人

    2018-02-19

    孩子们的时间是彩色的,很活泼,不容易捕捉。老人们的时间很沉重,箱子还没装满我就提不动了。你们年轻人的时间,不活泼,而且轻盈。可是我喜欢你们的时间,因为只有你们的时间里有阳光的味道。——题记在这试卷漫天飞的世界,你——时光,在我没有一点准备,一丝预料的时刻,便跌跌撞撞的闯进了我的世界,那么突然,让我不知所措。我再也没见过时光。那个终究没念对我的名字的时光。那个声音柔软的,五官像小王子一样精致的、温柔...

  • 母亲的谎言

    2018-02-19

    家长会后——“希望您能与孩子的父亲一起,找找孩子的问题所在,我们一起努力,毕竟这孩子的问题,……”对面的老师有些无奈的跟班里那个最令人头疼的学生家长说道。“好的好的,谢谢老师,麻烦您费心了。”母亲一脸感激。回家的路上——“你们老师说你最近比以前进步很多了,比如说……哦,能够和小朋友玩游戏合作了,老师让我们鼓励鼓励你,下次继续努力。”母亲满脸慈爱的对孩子说。“我会的妈妈!现在老师讲的我已经能够听懂一...

  • 2018-02-19

    王东,漠北村的大学生村主任。大学毕业后回村当村主任,村里人虽然不理解他,但还是很支持他的工作。刚上任他就大兴土木得建旅游社,社观光景点,让大产业到村里来投钱。村里人说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支持他的做法。说:“王东是大学生,见过世面,会对村里人好的。”过了几个月中秋了,村里来了很多外人,人们问他们是来干什么?他们说是来旅游看山看水的。村里人不明白这中秋节不在家里过,怎么来看这荒山呢?第二天,大喇叭...

  • 美人鱼

    2018-02-19

    李生在海边出生,也在海边长大。村子是靠海而建,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都是以打鱼为生。每天天不见亮就出海而去了,待到晌午时分才会归来。带着满满的鱼虾小蟹,再带到集市上去卖。并不是每次都会打到很多鱼的,或许还会因此丢了性命也说不定。李生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十八年前的一次出海打渔,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同去的村民还有三个,只有一个是侥幸而归,被人在岸边救起之后在家里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 蝴蝶花开

    2018-02-19

    “啊,啊,啊……”伴随着一阵啼哭,一个额头上带着蝴蝶状的紫红色胎记的小女孩诞生了。出生没几天,父母便为小女孩取名为沐沐。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沐沐额间的蝴蝶胎记也渐渐变得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引人注目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小沐沐已经四岁,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刚到学校,见到新的小朋友时,沐沐还很开心,很高兴,恨不得和每个小朋友都打个招呼。起初,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和沐沐玩的很好,大家也都认为沐沐的蝴蝶胎...

总:138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