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体裁 > 散文 > 走天涯

走天涯

推荐人:五月,大雪,纷飞 来源: 作文网 时间: 2018-02-18 03:31 阅读:

一天中最热闹的莫过于此刻了, 指针走着走着到了12点,老笛从兜里掏出那块老得掉漆的怀表,该吃饭了,他看了一眼面前碗里,好心人们扔了些,最少的是5角,最多的是10块,他笑了笑,露出黄尖的牙齿,继续拿起手里的笛子,放到嘴边,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笛声穿越人海, 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头发油腻零散地披露着,挂着脆响的铃铛,鼻子不自觉地流出鼻涕,滴了下来,到脏兮兮的衣服上,她呆立在垃圾桶旁边,手里握着刚从里面翻找出来的食物——一块掉到地上被扔进垃圾桶的面包。她回过神来,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着声源,踩着一双干疮百孔的烂胶鞋,她任凭铃铛摇晃着,眼泪籁籁的流了下来,肩头剧烈地耸动着。

她猛地一刹车,立在了那儿,眼前一位50岁左右的男人,一副络腮胡子从两鬓角一直延伸到衣领里边,头发毛渣渣的,活像团起来的刺猬,眼睛深邃迷离,眼睛里还强压着什么东西,又看了看自己,两人衣服没什么区别,只是男人的脚很大,皮肤粗糙破裂,裂缝中还渗出一点儿血,因为他穿了双夏天人家丢掉的凉拖鞋。她向前走了两步,又怕惊扰了笛声,只得在原地踱步。

天黑了下来,行人匆匆回家,老笛收拾好东西,看看碗里,有20几块,一把抓出来,放在地上,慢慢将散乱的钱整理好,揣进兜里,拍了两下,惟恐掉或被盗,他在街上走着,小女孩跟在身后,加快速度,追上了她,拉了拉老笛的衣角,用渴求的眼光扫视着他的笛子,透过街道上微亮的路灯,他望着小女孩,好像想起了什么,思想被小女孩拉了回来,问是否可以教她吹笛,他摇了摇头,不外传,小女孩央求着,没用,她只好沮丧地摊坐在地上,望着他离去的背景。他向前走着,想起这样做确实挺无情的,回头看,小女孩不见了,摇了摇头,嘴里念叨着,一定是个贪玩的小孩。

街道上除了点点零星的灯光,还有偶尔经过的车灯,远处村庄里偶尔传来几声狗吠。老笛找了一个长椅坐下来,放下装备,摸了摸口袋,怔了一下,接着就是脚蹬地,他回想了一下刚才,一定是那个小女孩,对,他拍了拍手掌,钱一定是她偷的。他背上装备,返回刚才和小女孩相遇的地方,没人,他又找了附近几条街道,不停奔跑着,冷空气灌入胸腔,他停了下来,口里不断吐出气,双手撑着膝盖,蹲了下来,累过了,他又重新站了起来,耷拉着胸袋,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他觉得提不动脚了,低下头一看,正是那个小女孩,抱着他的大小腿,躺在路面上,他蹲了下来,扶起小女孩,站不稳,又一倒,重重地倒下,还好老笛反应快,接住了她,把她抱了起来,昏暗的灯光洒下,小女孩肿起的脸和流不止的血映入老笛的眼,他忙跑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小女孩气息奄奄,支撑她说一句话都异常困难,但还是冒出“你……偷……我……打……”老笛停了下脚步,小女孩闭上眼睛,老笛摇了几下,似乎明白了什么,猛地想起,在和小女孩分别之后,曾被一戴着黑帽子,穿着休闲服,一只双手揣口袋里,叼着一根烟,东瞅西瞅的男子撞倒一下,他转了个圈,那男人点了一下头,向他说了声对不起。老笛当时没在意,但此刻想来,一定是他偷的了。正巧这幕被小女孩看到了,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拦住那小偷的去路,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恳求他那小偷把钱留下,不料他非但不给,反倒推了小女孩一把,倒退了几步站定,看着小偷扬长而去的背影,她追了上去,扯住小偷的衣服,小偷甩了几下,小女孩就跟橡皮糖一样黏着他,一个巴掌打过去,小女孩扑到了地上,她感觉脸像火在烧一样,扶着墙站了起来,看小偷已经走好远了,快要转过街角了,她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跌跌撞撞,但还是追了上去,小偷往后瞟了一眼,加快了脚步,试图甩掉这个烦人的东西,徒劳,小女孩一直在后面跟着,他越想心里越冒火,转角了,他藏了起来,小女孩过来后,他随手抓一根地上的棍子,砸向她,见不应声了,轻踢了两脚,没人应,赶紧扔下棍子,逃跑了。

老笛抱着小女孩来到了一家已关门的药店,一手搂着她,一手叩响了药店的门,医生呼着气,打着呵欠,披了件大衣出来了,一看见眼前这幕,立马关上门,好在老笛手快,挡住了,压得他眼睛一闭,没叫出声来,医生开了门,老笛苦苦哀求,鞠了无数个躬,就剩没下跪了,医生撇了撇嘴,拉扯中,笛子掉了出来,小女孩的铃铛也掉了出来,医生的速度快过老笛,蹲下拾起铃铛,仔细端祥,再看看气息微弱的小女孩。随即打开了门,把小女孩从老笛手里接过来,轻放到病床上,马上换上衣服,戴上口罩,开始给小女孩检查,包扎,输液,老笛坐在病床前,左手轻握着小女孩的手,右手抚摸着小女孩的额头和脸颊,看着她,睡着的样子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那会儿,老笛30岁,热爱吹笛的他经常窝在家里把弄笛子,家住农村,妻子见不惯,吵过打过,桌上的本本由红变绿,并带走了他唯一10岁的女儿,他哭了,扔下家里的一切,去寻找女儿,在一起的时候,女儿跟老笛是对笛子有浓厚兴趣的,经常在一起,老笛吹笛女儿乱舞。想着想着,他进了梦乡,头微微靠在病床上。

小女孩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眼睛,浮现出了和妈妈在一起的画面,虽然在街上乞讨,可只要有点儿食物,妈妈都会送到小女孩嘴里,一起跑闹、嬉笑,母亲临终之前,从怀里掏出铃铛,当初小女孩的爸爸妈妈通过笛声认识的,随后在一起,可她爸被她爷爷抓了回去,和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子结婚,走之前将笛上的铃铛解了下来,放到她母亲的手上,说他会回来的。不料,小女孩的一声大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并卖了房子,病好了,母女俩流落街头。

太阳暖暖地把光和热洒向大地,老笛吹着笛,小女孩跳着舞,把铃铛系到了笛上,哀伤的笛声变得轻快了,走天涯的路上,孤单的旅人有伴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