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体裁 > 小说 > 也许,未来

也许,未来

推荐人:岑寂 来源: 作文网 时间: 2018-08-30 00:44 阅读:

我是谁?我在哪?我应该去哪里?被无尽黑暗所包裹着的可怜生命,祈求上天给予一道光,让我找到一条属于我的路。

猛然惊醒,入目的依旧是苍白的天花板。不知在这个世界苟延生存了多久,却依旧不适应。羸弱的身子,如同水晶玻璃一般,一触即碎。瘦弱的双腿,像两根晒干的木条,轻轻一折便支离玻碎。近乎透明的指尖,生怕下一秒就会消散,空洞的眼神,就像灵魂即将逝去。我从未出过这扇门。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甚至没有细菌来陪伴。我尝试打开那扇美丽的小窗,可它,可它早已被死死地钉住,任凭我如何摆弄,也无法将它移动一丝一毫。即使这扇小窗为我提供了充足的阳光,可我却好像生存于无尽的黑暗之中。进过我房间的,仅有几位穿白大褂的神情冷漠的人罢了。他们为我带来必要的养分,在我身上检查一番,然后在一本封面写了“利”的大本子中写着什么。有时,他们会露出欣慰的表情,有时,却紧蹙眉头。我讨厌他们。还好,我的房间里有一面镜子。每天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照镜子。镜子里的人是我唯一能聊天的生物,可是他老是不说话,还模仿我的动作。有时候这会使我很恼怒。

这苍白的房间中没有一丝丝生气,从那扇被死死钉住的小窗向外望。看见的是一条可爱的小路。两边种着些小巧的景观树,偶尔会有人背个我从未见过的东西来伤害这些树(修剪树木),不过不的不说,他来过之后小树会可爱很多。清晨,总有正值青春的少年背着书包穿着校服走向我不知道的远方。每当他们向我的小窗口望过来时,我就会飞快的躲进窗帘中。我害怕他们炽烈的眼神会将我融化。那可不适合我。我喜欢那个花开的季节,那娇艳的花,着实惹人怜爱。可那扇小窗,让我的鼻腔只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另外一条我能看见的路,是从门上的小窗口看见的。那是一条阴森森的小道,像是没有尽头的深渊。没有温暖的阳光,只有冰冷的灯光,阴森的让我不敢多看。

我就好像一个木偶人,一个有情绪的木偶人,被无形的线牵着鼻子走,一支无形的笔似乎早已谱写好我的一身。我活的好不真实。我渴望丢掉这个累赘的身子,自由自在的游走。

我想离开,我想摆脱。我想离开。

纠结的情绪一下子在我身体里蔓延开来,我紧张的在窗口踱来踱去,然后我下定决心,拿起那面镜子。砸去。“嘭”那面禁锢了无数个日夜的窗碎了。那面陪伴我无数个日夜的镜子也碎了。带着青草泥土的馨香向我涌来。我贪婪的呼吸着这香甜的空气。突然,心脏收缩绞痛,我痛苦的捂着心脏,沿着墙缓缓滑下,双眼半眯,痛到没有知觉。一群白色的身影闯入,将我抱进了另一个房间。苍白的依旧。消毒水的气味在再一次包围着我。一台台机器快速的推了进来。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走了吧,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让我眷恋的了。我已经完成了我最后的愿望。最前面的人转头对后方的人说,不要慌,之前,他的身体也出现过这样的状况,这次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原来已经好几次了吗?“嘀——”当心电图终于趋于平稳。我走了。“克隆人一号‘利’死亡,死亡年龄十五岁三个月零十天,是至今存活最久的克隆人。”冰冷的声音。应该是在宣告我的死亡吧。

呵呵,克隆人。原来我仅仅是个被复制出来的产品罢了。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只是一个实验的产物,一个象征技术的产物罢了。恨吗?已经麻木了吧。

我终于可以走在这条路上,按照自己的心情走我的路,写我的一生。也许未来克隆技术会更加发达。也许,未来会有关于克隆的法律。但愿,不会再有向我这样被人固定了人生的人吧。

我也有我想走的路,这条路只有我可以走出来,只有我可以画出来。夕阳舔舐着周围的一切。我将会主导自己的路吧。

——岑寂

这篇文章是我在阅读了仙川环的《感染》一书而引发的思考。随着技术的发展,克隆技术已经在植物,动物中试验成功。如果存在克隆人,那么这个孩子该如何生存,又该,何去何从。

赞助推荐